“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大视角解读

2017-12-01 14:44:26
来源:成都先锋杂志
编辑:张琳

“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大视角解读

现代化经济体系观下的增长、平等与稳定

每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政策都有三个缺一不可的综合目标:增长、平等与稳定。增长意味着把蛋糕做大,平等意味着蛋糕的公平分享,稳定要求这两者均可持续。

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首先要求致力达成三个综合目标间的适当平衡。因为三个目标都有其特殊重要性,也因为三者间存在潜在冲突。片面强调一个而不顾其余,都会招致负面后果。增长目标在传统上虽然备受重视,但并非唯一重要的目标。高增长不会自动带来、甚至可能恶化财富的平等分享,许多发展中国家出现的“中等收入陷阱”即为明证。理想的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有能力协调效率(增长)与公平(平等)的矛盾,以及两者与可持续(稳定目标)间的矛盾。“发展不能光靠举债”以及“发展社会主义生态文明”的理念,指的就是处理好稳定与增长及平等目标的相互关系。增长和平等必须置于稳定目标之下,增长和平等都必须是可持续的。

为达成三大目标间的适当平衡,有必要准确理解每个目标的特定含义。在现代化经济体系观下,增长不仅指经济财富或GDP的增长,更指经济实力的增长。相对生产率而言,增长率对经济实力的真实贡献需要被打个“狠折”。举例来说,如增长率为9%,对经济实力的贡献只应算作3%,如果生产率提高9%,对经济实力的贡献就是9%。易言之,同样是9%,生产率的贡献为增长率贡献的3倍。

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重视生产率。生产率的提升本身也是(内涵式)增长的关键来源。十九大报告关于“坚持质量优先、效益优先”的表述,关键在于提高生产率。理想的现代化经济体系要求以尽可能少的资源投入创造出尽可能多的经济财富,或者以更少的资源消耗创造同样多的GDP,包括人力、物力和财力的投入。物力投入包括土地、水资源、矿产资源和其他能源。“轻资产”主导的产业结构比“重资产”主导的产业结构,更契合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的诉求。GDP与增长率依然重要,但其相对重要性在现代化经济体系中逐步下降,而生产率的相对重要性在逐步上升。

生产率的增长越来越多地来自知识与技能的增长,这是现代化经济体系关键特征之一。现代化经济体系创造的不只是经济财富,还有知识财富,而且经济财富的增长越来越依赖知识财富的增长。后者取决于“知识型产业”和“人力资本”的成长。即便偏远地区的产业结构升级转型,也需紧密融合互联网、手机终端、智能机器人和3D为代表的现代科技因素。过去的“劳动力”概念也必须被“人力资本”取代。几乎每个产业都在发生同样的事:对劳动力的需求越来越少,对人力资本的需求越来越多。这并不必然导致失业增加,尽管短期确实如此,但必然要求向熟练工和技能工的升级转型。日益扩展的产业细分、升级和扩展对人力资本需求的持续增长,是现代化经济体系的一个显著特征。经济体系的进化必然要求每个人知识技能的相应进化。平等目标也需要新的理解:确保社会底层人士有同等机会与渠道公平分享财富与知识增长的成果。这意味着“减贫”比“缩小分配差距”更切合平等目标,缩小分配差距无法与减贫划等号。

平等目标理应根植于文明社会持守的一个核心理念:分配差距较大的社会并不必然就是不平等的社会,但弱势群体境况被忽视漠视的社会必然就是不平等的社会。所以,减贫才是平等目标的核心。穷人之所以穷,并非因为缺钱,而是因为缺乏挣钱的能力与机会。实践证明,“能力减贫”和“机会减贫”比“钱财减贫”有效得多,后者只有在“须被救济”的情形下才是适当的。

稳定目标也需要新的理解。除了债务和环境可持续性外,至少还应包括产业演进的可持续性。新的、更好的产业必须能够适时取代落伍的产业。原有产业衰落了,新的产业衔接不上,出现“产业掉链”,在许多地区十分常见,后果也很严重,“资源枯竭型城市”即为明证。

以新方式促进增长、平等与稳定

现代化经济体系与旧经济体系的分界不仅反映在目标上,也反映在达成目标的方式上。

人类推动经济增长的基本方式有三个:分工、生产率和整合。分工为最古老、至今依然有效的模式,但其重要性相对下降。分工与协调一同发挥作用,著名的“看不见的手”所起的基本作用就是协调。分工越深化,协调越重要。经济组织的基本作用也是协调,但协调的只是企业的内部事务,这是市场力量不能到达的地方。

分工深化仍在继续并且永无止境,但生产率对增长的推动作用已经压倒了分工。生产率的提升意味着用相同、甚至更少的资源可以创造出更多的经济财富。过去,生产率的提升主要得益于经济分工及其深化,但现在主要驱动力量是科技进步和管理改进。管理改进首先体现在企业管理上,其次体现在公共管理上。现代化经济体系最令人称奇之处还在于强大的资源重组能力,也就是伴随平台整合而来的价值创造方式的革命。阿里巴巴是全球最高零售商但没有库存,优步打车公司为全球最大汽车服务商但没有车,空中食宿网站是全球最大的住宿提供者但没有任何不动产。在此意义上,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核心本质是无摩擦经济:通过有效的平台整合,人力、信息和资本得以顺畅地达成全球流动,所有的摩擦因素得以减弱甚至消除。这个概念可以表述为现代交易网络,其关键成分就是主要由互联网驱动的商业模式,核心本质则是以新方式创造价值。

概括地讲,现代化经济体系以两个核心理念为支柱:轻资产和平台整合。平台整合旨在清除阻碍交易顺畅性的各种摩擦因素,以使复杂庞大的供应链能够有条不紊地协调经济事务。降低交易成本不再只是企业组织的秘密,更是平台整合即无摩擦(现代)经济的秘密。

成都市于2017年7月推出转化资源优势为产业优势的“科技成果转化十条”和“知识产权十条”,十分切合现代化经济体系的“轻资产”理念,对于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意义非凡。成都市出台的这两个重磅文件,可解读为应用“轻资产”理念重塑产业优势的最新努力。但这一努力只有结合平台战略才会更加有效,平台战略的本质是互联网为中心的高效供应链系统,用以顺畅地协调复杂庞大的物流、人流和信息流。

政府与市场关系的重新定位

现代化经济体系中,政府不再是外部角色,而是与市场角色在其中共存共生的内部角色。两者并非主辅关系,而是合理分工与有效协调基础上的新型关系。

在新型关系下,增长目标被更多地留给市场角色,平等与稳定目标更多地留给政府角色。在增长、平等和稳定目标上,两类角色各自适合做什么,以及如何协调一致地达成这些目标,这方面的思考与行动空间仍然非常巨大,但基本原则清晰无误:谁拥有相对优势谁负责。根据相对优势原理,政府角色应专注于推动朝向市场友好型的制度—政策改革,包括重新思考产业政策模式:什么情况下,政府强势的产业政策有助于促进增长?何时弱势产业政策(扩大市场角色的导向作用)更好?总体上讲,适当的政府角色是支持而非妨碍市场机能的运作,无论针对增长、平等还是稳定目标。作为一般要求,制度-政策改革应聚焦增长、平等、稳定间的平衡,确保没有哪个目标被忽视从而成为短板。制度性公共品因而至关紧要,特别是对降低交易成本和促进公平竞争意义重大的法律与司法服务。

(作者系中央财经大学政府预算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王雍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