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把握产业政策的时度效

2017-12-05 15:11:16
来源:成都先锋杂志
编辑:张琳

现代经济的有效运行,需要市场机制与政府共同作用。面对不完美的市场和不完美的政府,产业政策是平衡二者的重要工具。而有效的产业政策,关键在于掌握好政策的“时、度、效”。“时度效”是习近平总书记在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提出的,不仅是衡量新闻舆论工作的重要标准,而且是衡量我国改革发展成果的重要评价尺度。

一、 因“时”而动:产业政策的基本点

“时”是“时势、时效、时机”三者的有机统一:时势,是指政策引导要有宏观视野,要有审时度势、总揽全局的把控能力;时效,是指政策在一定时期内能够发生的效用;时机,是指政策引导的客观条件和特殊机会。作为特定时空环境下的产物,产业政策必须同时代发展的新特征、经济社会建设的新特点以及在二者共同作用下政策环境的新变化相结合,从根本上规制产业政策的着眼点和基本点。

一是把握时代趋势,服务中心工作。“势”反映的是一种战略思维,它是政策的切入点和着力点。当前,我们制定产业政策的切入点与着力点在于为成都站稳国家中心城市位置提供支撑。随着经济全球化、世界一体化步伐加快,城市间竞争正从市场竞争向战略竞争转变。中央根据城市竞争新特征,提出产业立城兴城的重大战略判断。面向未来,成都要站稳国家中心城市的位置,就必须坚持以习近平总书记经济思想为根本遵循,加快构建具有国际竞争力和区域带动力的现代产业体系,并以此作为产业政策的着力点,为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国家中心城市夯实产业支撑。

二是集聚产业发展,提升政策时效。纵观全球,发达城市都因拥有强大的产业体系和庞大的经济总量而站到世界舞台中央。当前,成都正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开启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国家中心城市壮阔征程。站上新起点,能不能肩负国家使命、体现国家意志、代表国家形象、引领区域发展,基础是产业、关键靠产业、核心在产业。在这样的背景下,政府要集聚产业发展,坚定产业立城兴城的战略定力,利用互联网等媒介,传播新政策,提升政策的实效,为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引领护航。

三是抓住最佳时机,凸显政策价值。国家中心城市是我国城市体系中的“天际线”,是对城市未来规模、层级、地位、形象的制度安排。成都市距离真正意义上的国家中心城市仍有一定的差距。成都要站稳国家中心城市的位置,核心在城市功能,关键靠产业支撑。因此必须紧抓构建国家中心城市这一重要机遇,以产业政策加快构建现代产业体系,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高新技术服务业、现代金融服务业、文化创意产业和现代物流业,夯实“五中心一枢纽”功能,实现政策与需求的“无缝对接”。

二、张弛有“度”:产业政策的关节点

“度”是“时、度、效”方法论科学性的体现,也是其取得实效的根本和关键,“度”包括“尺度”和“程度”两方面内容:尺度,是指政策内容的规范性和引导性;程度,即分寸、火候,是一个量的概念。

一是妥善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产业政策是政府运用“有形之手”弥补“市场失灵”的重要工具。在制定产业政策过程中,需要尊重和顺应城市发展规律,积极开展产业发展战略研究和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为城市长远发展提供蓝图指引和路径遵循。

二是妥善处理好当前和长远的关系。产业政策必须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将产业发展的当前任务与长远目标结合起来。这要求我们既要注重“打基础”的工作,即大力推进要素供给侧改革、重塑产业经济地理和激发创业活力提振投资信心,以加快构建具有国际竞争力和区域带动力的现代产业体系;也要善做“谋长远”的工作,特别是管长远、管根本的体制机制建设,为建设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国家中心城市夯实产业支撑。

三是妥善处理好整体推进和重点突破之间的关系。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统筹空间、规模、产业三大结构,提高城市工作的全局性。在制定产业政策时,要遵循这一重要指导原则,注重科学化的顶层设计,制定符合现代产业体系和国家中心城市总体规划的产业政策。同时,需要关注当前产业发展的主要矛盾和关键环节。针对共性问题与个性问题的差异,将整体与局部、渐进与突破有机结合起来,增强现代产业政策制定工作的系统性、整体性和协同性。

三、务求实“效”:产业政策的落脚点

“效”的内涵主要有两层含义:一是产业政策措施的实效,二是体制机制的长效。二者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统一于现代产业体系和国家中心城市建设的实践活动之中。如果说因“时”而动、张弛有“度”解决的是产业政策的出发点和原则问题,那么务求实“效”则侧重于探讨产业政策的落脚点和归宿问题。

一是注重政策措施的实效。在产业政策的内容上,政府要加强产业政策的系统集成和实质创新,系统梳理和评估前期产业政策,稳定有效政策,调整无效政策,创新低效政策,推动产业政策加快向普惠性、功能性、结构性转变。在产业政策的推广上,政府要在各项政策措施“落细、落小、落实”上下功夫:落细的关键在于将政策与发展需要、氛围营造相结合;落小的要义在于聚焦于小、久久为功;落实的根本在于扎实开展政策调研,着力破解产业发展的政策难题,使政策能够“接地气、切实际”。

二是追求体制机制的长效。国家中心城市建设,既涵盖目标设定、内容架构,也包括实践探索与理论研究,并非一蹴而就。为此,政府既要加强动力机制和保障机制等建设,大力发展配套企业和中介服务,构建布局合理、功能齐全、适度超前的公共配套体系;同时也要坚持以文化人、以文兴业、以文塑城,进一步擦亮天府文化品牌,在产业政策制定中着力依托城市文化,提升文化对产业发展的引领性,增强成都市以产立城兴城的自觉性坚定性。

(作者:成都市新都区委副书记、区长 李云)